登录后台

页面导航

本文编写于 195 天前,最后修改于 192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文笔不好见谅。

名字是暂时起的,浓浓的和风韵味象征着我对日本祭典的向往,但是就现阶段而言,这个名字指代的是我每逢农历十五满月的时候通过通宵熬夜来探寻新的生活方式。

先说说这个想法产生的背景吧。

就我个人感受而言,当下的许多节日都在失去它们的色彩,失去它们对于个人活动的色彩。小时候最开心过春节,到了现在,觉得这只是个家人团圆在一起吃饭和延续传统习俗的时间节点,它强调的是群体活动的感觉。这些内容本身对我而言也有极大的意义。但是,每每我回到房间,哪怕是春节,也不得不面对用刷动态看视频这样略微孤独的方式来结束这一天的情况。我们过的大多数节日,都没有指定某种特殊的个人活动赋予特殊的意义。至少每逢佳节,我不得不面对节日背后的孤独感。

像这样的空洞持续了近六年,在我遇到幻想乡之后迎来转机。

里面的人们(妖怪)喜欢在异变之后赏花喝酒,甚至巴不得把每天都过成节日。

其实这也是一种群体活动,但我觉得所不同的是,他们是顺着自己心意的去过着节日,不是去以为追随古人,去竭力体会古人的想法和情感,而是“自私”地,过着自己的节日。

咱也想这样。并且是用自己的节日这样的意义,来填补有时不得不一个人找乐子的空虚。

至于这个时间的设置以及“熬夜”这个方式,其实是模仿我喜欢的惠音老师的。

阿求的求闻史纪有言:

满月之夜的慧音会变身为白泽。此时她会将积攒了一个月的工作一夜间一口气做完,因此当晚慧音的气势会变得相当强悍。
因此,满月之夜还是不要登门拜访她为妙(×5用长了角的脑袋顶你自然更痛。)

(这也有些追随他人的样子,但关键是,自己喜欢)

在日历上画上属于自己的节日的标记,宛如改变历史一般,很像惠音老师。但更关键的是,自己的活动,从“我在一个什么框架下”暂时挣脱出来,来到“我给自己的一个框架下”,甚至可以对自己有能力变更生活这一点感到高兴。

当然啦,上面都是我个人的感受,其实我怀疑我是不是自闭过头了。

20200407 第一次夜月祭

emm,总的来说,挺失败的。最后不得不安慰自己把这次算作对熬夜的一次探索。

迫于学业压力,第一次夜月祭探索的是熬夜写作业永夜抄(惠音老师很喜欢这样的努力的学生吧),事先做好的准备有大红袍茶叶和一罐八宝粥(其实是我还没10P.M.肚子就饿了才想到没有准备食物我不(dei)半夜饿死)。学习群里有朋友陪我到了1A.M.,在那之前还能好好写作业,不过在那之后觉得特孤独,平时司空见惯的情况(写作业感到孤独)在这种时候反而变得烦心起来。2点后就去刷刷动态,3点就躺床上了。

零时我去天台上看了看月亮,正上空,有一些薄薄的云遮着,不是很亮,但看得清很圆。后来刷动态时发现

当然我去的时候直播已经结束了。(但我还是在家天台看到月都了)

下次不应该安排写作业这样艰涩的活动。QAQ